开心激情五月天

美女AV /研报评级/个股推荐/股票产品/股市点评/大盘行情/新股研究/名家看市/新股/外汇/新股发行
当前位置: 美女AV > 名家看市 >

改革带来实实在在的变化:来自海洋二所的科技体制改革报道

2020-03-02 00:21:13

  不变的是地址,改变的是景致。   

  当记者踏进坐落在杭州闹市一隅的国家海洋局第二海洋研究所(以下简称“二所”),不禁由衷感叹这几年来其变化之快。绿树如荫的大院之内,数幢比肩而立的大楼整饬一新,一种生机勃发的气质呼之欲出。   

  不过,二所科技体制改革办公室秘书谭贤铎笑着告诉记者,所容所貌上的改变只是细枝末节,真正改变的是二所的管理体制、科研机制,以及每一个二所人。   

  他满头银发,二所建所40年,他在二所工作了40年,历任过多个部门的负责人之职,他的话,记者不由不信。   

  而且,印证的机会很快就到了。   

  突飞猛进的收入   

  “以前根本不敢和亲戚朋友们谈论工资收入。”楼琇林回想起当初的情景,仍不免苦笑。   

  在外人眼里,楼琇林是个“有出息”的年轻人。1997年,他考入二所攻读硕士,随后留所工作,并继续深造,如今马上就要获得博士学位。   

  照理说,他的收入应该不菲。但实际上,“每月几百块的工资拿了好几年。”每次回老家,楼琇林都很怕回答“挣多少钱?”的问题。   

  比楼琇林更晚到二所工作的张涛也曾被类似的状况困扰过。“那段时间,一到周末,我就在电话里对女朋友推说工作忙,要加班。真的很没面子。”   

  面子事小,没钱事大。对于一个生活在杭州的年轻人,待遇往往是决定去留的重要砝码。与张涛同时进入二所工作的同班同学,就因此在半年之后断然离去。   

  这种让人尴尬的状况到2002年得以结束。这一年二所开始进行分配制度改革,建立以能力、水平和贡献为基点的分配原则,实施三元结构工资制,它由基本工资、岗位津贴、绩效津贴三部分组成,其中岗位津贴、绩效津贴直接与工作岗位、工作能力挂钩,构成工资主体。   

  “收入一下子翻了好几倍,这是前所未有的。”楼琇林说,从此他有了与亲戚朋友“交流”的自信。   

  1992年进入二所工作的方银霞,也从2002年起工资开始“突飞猛进”,“具体数字没有查过,但最少也有五六千吧。”她说。   

  随后,记者从谭贤铎处了解到最新统计数据:2004年,二所非营利性研究岗位科技人员年人均收入4.82万元,科技骨干人均收入6.23万元,主要学术带头人的年收入可达10万元以上。   

  流动的全员聘任岗位   

  2002年,记者注意到,这个年份对二所人来讲具有特殊意义。但它似乎与记者事先掌握的材料有出入,因为二所是从2000年开始进行以内部管理体制为主要内容的改革。同年12月,经科技部批准,二所进入社会公益类科研机构改革试点。   

  那究竟是什么让“2002”成为现今二所人脑海中的“改革元年”?所办主任石建左一语道破天机:“张海生所长2001年底从厦门三所(国家海洋局第三海洋研究所)调回到二所任职。”   

  时至今日,恐怕谁也不能否认,任何真正意义上的改革实际上都是“一把手工程”。张海生之前,不能说前任没有推行改革,但应当承认,谁也没有像他这样大刀阔斧,或者说,谁也没有像他如此这般卓有成效。   

  亦因如此,这场改革被赋予了强烈的个人色彩。在下属眼里,张海生是个“讷于言,敏于行”的人,他办事雷厉风行,但又并不缺乏体察入微的智慧。   

  回到二所伊始,张海生便开始理顺管理层责权关系,着力统一大家对改革的认识,之后立即在所内进行改革试点。2002年6月,以实施“全员岗位聘任制”为标志,以结构调整和机制转换为重点的改革方案在二所全面铺开。它一改以往的身份管理为岗位管理,从此打破人员的身份界限,彻底改变了以往学术不分、事企不明、身份不清、管理不畅的状况。   

  “按照改革试点要求,现有400多人只能保留100多人在非营利性科研岗位,其他人需要分流或称之为‘剥离\\’。”张海生告诉记者,在改革方案制定的过程中,“分流”一度成为他最头疼的词语。“那么多人如何分流?全推向社会?这不仅从情感上无法接受,而且上亿元的社保金谁予交纳?再则,那么多人马上‘剥离\\’,对眼下的科研工作也有不小的影响……”   

  人说:“否极泰来”,种种思虑的挤压之中,一个后来被视为最妥善、也被证明为最有效的解决方案出台。“所里根据不同的工作性质和岗位设置,将人员结构分成三大系列,进入非营利试点的100多人构成以应用基础研究为主体的科研体系和非营利科研机构,其他人员则根据自身特点和不同需求,分别进入技术支撑与保障体系及工程技术研发体系。”张海生说,“在实行不同岗位聘用,实现人员分流的同时,建立开放、流动、竞争、协作的机制,明确全所每个人都是流动的。”   

  在二所,岗位聘期一般为3年。只要有能力,人人都能争取到相应的岗位。职称低的可以高聘,职称高的也可以低聘。———由此,一个“有为才有位”的人事理念得以形成。“它保障并促进了二所科技工作的开展。”张海生这样认为。   

  压力与机遇并存   

  “压力大了许多。”30出头的助理研究员曾江宁就高聘上了骨干研究员的岗位,面对记者,他如是感慨。不过,他坦陈,这种压力对年轻科学家来说利大于弊,“要继续高聘就得付出更多的努力,做出更多的成绩。”   

  “高聘带来了更多的机会。”张华国同样是一个低职高聘者。他说,社会上一些课题需要申请者具有相应的职称,在所里聘上了更高的岗位之后,像自己这样的中级职称者就有资格进行课题的申报。   

  毫无疑问,二所改革形成的灵活流动的科研机制,大大促进了其整体科研实力的增强。这在采访中,几乎都会主动提到。   

  “2003年12月,二所经科技部、财政部、中编办批准,进入组建非营利性科研机构改革。”张海生说,这是二所改革所带来的连锁反应,更是深化改革的一次契机。迄今为止,二所承担国家及行业重大科技项目数量及项目经费每年以19%的增长速度增加。仅2004年,投入研发经费就达6680万元,从而使二所年度经费总量达到1.2亿元,是改革前的3.2倍。同年,实施研发项目138个,其中“973”和“863”项目分别达到8项和15项,国家自然科学基金14项,国家重大与重点项目25项,海洋专项12项,省部级项目40多项。直接与经济建设挂钩的技术开发与服务项目130余项……   

  历数这几年改革取得的成绩,张海生感触颇多。他说:“二所目前已基本上实现了从大到强的重大战略转变,科技发展正在逐步向更高的水平和层次推进。在我国日益重视海洋研究与开发之时,二所抓住历史机遇,通过一系列科研体制改革,科技创新能力、学科水平、人才规模、成果质量及基础能力建设均得到极大的提高,成为当今我国海洋科技领域一支举足轻重、具有相当影响力和科技竞争力的重要科技力量。”